2007年3月11日

2007-03-11

   昨天晚上和希一起去了奥克兰领地去看礼花,都晚上七点半了,天才开始黑下来,一路上好多人,感觉自己一下又回到国内的感觉,走起路来都很吃力,人与人的距离是那么近!

  到了奥克兰领地,这里的人潮更把我吓的不轻,原来广阔的草坪被黑压压的人群占满,老外们挟家带口,好象中国人赶集般的热闹,他们很多举家把晚餐都带来坐在草坪上吃!

  昨天晚上的礼花和音乐会是奥克兰节的开幕式,所以特意请来法国最著名的礼花公司(听希说是曾经制作法国铁塔礼花的公司)来为奥克兰做音乐礼花,不过我们来的似乎早了点,音乐会还没结束,我也不知道台上的那位在唱什么,觉得他的歌我听起来都一个样!

  等呀等,终于等到那位歌手说:“See you late!”哦,太好了,终于唱完了。然后是新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的致辞,这点西方的领导人就比中国要好,话少的就几句,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还带头喊倒数计时,不像中国的领导致辞“这个、那个”的半天,哈哈~~

  接着就是礼花的开始,法国人做的东西就是给人很浪漫和精致的感觉,从小到大礼花不像中国人做的礼花就是很宏大,却是非常的温柔和浪漫,配合着他们挑选的音乐节奏起舞,非常美丽!法国的礼花让我想起了法国人贵族式的华丽和浪漫,非常有意思,以后一定要和希到法国去看看,想必一定很有意思!

  持续了半个小时的礼花终于谢幕了,我想每一位观众看的都很过瘾,不过结束后的散场对东亚人来说却是很让人头疼的事情,太多的人,估计大概有五万人左右,不过还好没有出现阿拉伯式的踩踏事故,更没有出现中国日本韩国式的拥堵,记得以前有人说东亚的中国、日本、韩国人走路最急,最快,什么都要抢着前面,不懂得礼让,我想这大概就是我们东亚人给老外的印象吧,不过这些老外(SORRY!我从来没有把日本和韩国人当做老外,因为我觉得他们都是中国的附属国,总觉得他们比我们低一等!)都不慌不忙的,而且大部分的老外干脆就原地坐着不动,继续他们的聊天,不像我们东亚人急不可耐的往前挤。

  走在路上我还在回想礼花,一直走到了家,我才发觉自己有多累!诶~~休息一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