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月22日

2005-1-22

今天是星期6,晚上小希写信来说要给我打电话,大概在晚上7点半的时候,让我在家等他电话。知道小希很牵挂我,我也很牵挂小希,虽然只分开了一个礼拜,但给我的感觉好象我们已经分开了十年了一样!

说实话,小希走后我的心理有太多的难过、不安、担心、慌张...。不知道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小希没信心,或者是对我信奉的神佛没信心?不知道,自己真的不知道,天天脑子被塞的满满的,一睡觉,一起床...每个平时的习惯都觉得奇怪,感觉现在的生活像在做梦,一个好象永远不醒的梦,我怕,我好害怕,常常害怕的我拉着妈妈不停和她说我和小希的过去,过去在一起的时光,我好象想从这永远不醒的梦里找会过去的记忆... 。这样紧张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进行着,只有加重,没有减轻的征兆,我真怀疑有一天我是否要去看心理医生...。每当看小希给我来的信,我的心能在那一刻得到片刻的平静,其他的时间,就连觉都睡不好,没有一天不做梦的,弄的我梦和显示都分不清楚!

妈妈很关心我,看到我现在的状态很担心,有事没事就进我房间和我说话,妈妈一边安慰我一边问我和小希过去的生活,感谢妈妈,如果没有妈妈一直这样做我真不知道这一个礼拜怎么过来的,妈妈白天、晚上都和聊天,说话,给我信心,同时当我心理有疙瘩的时候网络上的朋友也会劝解我!妈妈总是对我说:“很快的,很快的,一年一年过的很快的,一晃眼就过去了!”每当听到这句话我就哭,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幸好的是我的心里非常,再怎么样都不能影响我看英语,所以无论在我最难过还是在我做彷徨的时候我都会抽2个小时看完每天的英语,不动摇!

今天看小站的留言,一个朋友说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加拿大已经成为中国的旅游目的国了!谢谢,虽然就这个消息我也知道了,但是这位朋友的关心却让我觉得很温暖,谢谢了!

晚上小希要给我电话,说实话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虽然能听到小希的声音,但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象没什么好说的话了,而且他那里的长途电话只能你说一句,我说一句,质量不太好,你说话的时候就听不到对方说的,这种感觉我觉得很怪,也很尴尬...。我更喜欢写信,因为从信可以反复的看,也可以很好的体会对方的意思!

上海这两天总是下雨,天气还很冷,不过比起加拿大,那真的算不上什么,现在我看新闻也好,看电视也好,只有对加拿大有关的或者美国有关的东西感兴趣,其他的怎么也提不了我的兴趣,现在小骏的日子很难过,也许很少人能体会我的感受,也不知道我是否能走到三年后,昨天我还和妈妈说说不定我活不到三年呢,妈妈安慰我说放心吧,只要你每天好好看英语,不要做傻事一切都会好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