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0月5日

2003-10-5

生活如同天气一般,有时候风和日历,有时候乌云密布... 

现在我的心情就如同乌云笼罩般可怕... 

原来我在小希心里是如此的卑微,卑微的可以。 

有个GAY友对我说:“你爱他太多啦,怎么不懂得自己保护自己呢?你的朋友比你聪明,只能这么说!” 

是呀,我很蠢,傻的可笑,傻的可怜,我一直对他没有任何要求,觉得一切他都会理解,都会自觉,但实际上我是自做多情了... 

实际上现在只有我一直在写日记,因为只有我一直在在乎这份感情...是不是路已经走到尽头? 

我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我更不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