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2020

新岛民的奇特之处

 搬入温哥华岛上的维多利亚市已经两个多月了,这个与世无争的小岛面积和台湾岛差不多大,人口却80万不到,而我居住的维多利亚市是BC省的省会,人口也就30多万,与温哥华隔海相望,却远离温哥华的喧闹。

这两个月虽然我还在调整中,但真的是我居住在加拿大这十多年里最舒服的日子,现在维多利亚也开始进入类似上海的湿冷天气,空气充满了100%的湿度,风一吹冷风好似能穿透你身体一样,不过我却非常非常舒服,我的体质可能和世界上90%的人不太一样,我相信大部分都喜欢阳光和干燥的气候,而我却无法在干燥的环境里生活,在加拿大的十年抑郁症就是源自于我对这种自然环境的无法适应而造成的各种不适,当我离开加拿大大陆投入海岛的怀抱,海风吹来的湿气把我像枯萎的植被吹绿了一样,人活过来了。否则天天像做梦。

我也是经历了许多年加拿大的生活后才发觉自己的这种体质,怕干燥喜湿润,不太喜欢太阳天喜欢阴雨绵绵的日子。难怪我第一次出国去新西兰的奥克兰,那里一到冬天天天下雨,下的家里的地毯都有阴潮的味道而我却精神越来越好,人人都怕梅雨天,而我好像在梅雨天里才能100%的复活一样,想想自己的这种特性也真很奇怪。

不过这就是老天创造你的时候给你附有的特殊性,你只能接受,就好象很多人看我不能吃海鲜(海鲜过敏)一脸同情我的表情,殊不知所有海鲜在我鼻子里除了恶臭和腥气恶心外我再也无其他感觉,我反而庆幸自己海鲜过敏,反过来同情那些吃海鲜的人。呵呵,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老天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必定会给你打开一扇门,我发觉自己是个非常非常敏感和敏锐的人,对事物丝毫的不同都能感觉出来,这可能和我的体质有关,比如我吃的东西,都能吃出里面加了什么东西,我看过的人就能过目不忘,哪怕他或她只是在另一部戏里出现的跑龙套我都能认出(包括老外演的影视)。但是我对文字就非常无感,过目就望,我对图形、味道、嗅觉、味觉的记忆达到惊人的地步,但对文字简直连别人的名字记下来都很困难,从小就是。所以上天给你了一些特别的特性也收走了你的一些基本能力。

小希则和我相反,他对嗅觉、味觉、图形、色彩等完全没事很么记忆能力,但对文字却有超强的能力,基本能达到过目不忘,他看历史事件能记住几几年发生了什么,所以书是他的好伙伴,但书是我最讨厌的东西。这就是互补吧。不过碰到见过的人、看过的物品、吃过的味道和气味他的记忆超级差,甚至连好坏、大小都不太有感觉和概念。

假设我要买件衣服,问他大小合适吗?他只要觉得正好,基本不是大就是小。人就是这样,以前吃过的东西有类似的味道我都能立马想起,而他吃了就是吃了。他是个非常不敏感的人。他常常说我适合在岛上生活,做岛民,不适合在大陆生活,说我在大陆生活的时候萧杀之气很重,动不动要打要杀,而在岛上我又变得很平静和舒服的样子,他称我为怪人,我称他为俗人,俗人永远不理解怪人的想法,而怪人又不愿意去接受俗人的理念。

我也承认自己很怪,个性、举止、思维,和一般人不太一样,看似直接却又非常不直接,看似敏感却又非常强势,看似随性又非常执着,看似感性又理性到极致,更奇怪的是所有见过我的人都记住我的个性和名字却无法想起我的脸,几乎人人都这么说,都记得我给他们的感觉却无法想起我长什么样子,哪怕我父母都如此。我问小希他是不是也这样,他竟然说他看了我十几年只要超过一段时间见不到我也会模糊我的长相。哈哈,想想好像科幻片,难道我是外形生物吗!有趣的事情经常发生在我身上,我开玩笑说,我就是不蒙面去干坏事,在场的人可能都记不住我长什么样子。

生活中你会发觉奇特的你,不同一般的你,独一无二的你,那么从现在开始也在你的生活中寻找你的特别之处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